加入校友会

为给积极参与公益活动的爱心志愿者创造沟通交流的平台,我们要秉承“非牺牲的公益精神”让参与者在付出的同时体会归属感和至高无上的荣誉感








  • 提 交
“还是你们啊,我又来了”
灵青故事

来源 | 蒲公英小葵花支教队

作者 | 李 立(2017趣野夏令营志愿者)



我又回到了杨庄,梦里的地方


杨庄于我,就像是一场梦。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不止一次地在和别人说起2016年的支教活动(夏令营)时用到了这个说法。和孩子们在一起的21天转瞬即逝,回来了之后,除了孩子们送上的一些奇形怪状手工作品和画的歪歪扭扭、奇奇怪怪的图画外,仿佛没有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任何的痕迹。


“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忘记那个地方,就像是从桃花源中出来的武陵人一样,寻求着一个可以回归的机会。机会当然是有的,虽然少了一些经历奇诡的可能,但是“再回到杨庄,再去一次支教”这样的事情完全是可以做到的。于是带着还未遗忘的回忆和弥补错误的决心,在一年之后的夏天,我又回到了杨庄,梦里的地方。


尚未下车,远远就看到和梦里几乎是一样的场景,除了村口的铁吊桥被装上了护栏,漆上了红颜料,初次从桥上过去的志愿者们不用再经历去年我的恐慌。往四周望去,还是那些山,还是那片玉米地,还是那条小河,一切都没有变。





还是你们啊,我又来了

下车的时候没有见到孩子们在桥头等我们,没有见到那群孩子。


但随即就被远方的呼喊惊到了——五颜六色的小肉球,从桥的对岸小路的那个拐角那边,一路“滚”了过来,带着尘土,风声,和辣条味,“滚”了过来——是心心念念的孩子们。


桥很窄,最多容纳两个人并肩经过,小班(一二年级)的孩子们个子小跑得欢,最先冲过来。冲过来就开始“抢”老师的行李,嚷嚷着“老师我帮你拿!老师我帮你拿!”


我一个个喊着这群孩子的名字,摸摸他们的头,握握他们的手。孩子们也不怕生,围着新来的志愿者往前拉啊推啊地走,簇拥着像是灯塔下的小帆船。


“还是你们啊,我又来了。”


学校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孩子们却多多少少有了外貌上的改变,变高了的、变瘦了的、还有变胖了的……看着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和他们说上话——聊一聊这一年的变化。




改变是在发生的,只是可能并不明显


去年的自己,一开始是怀着一颗“拯救”的心参加了面试进行了所有的前期培训的,想要尽自己的可能,去让这群山里的孩子们努力地向外走,完成“拯救”自己,“拯救”家族的使命。


一直到项目学校才发现,孩子和想象中的并不大相同——他们没有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没有想象中对学习的渴望,更没有想象中对新知识的期待……他们有的,只是孩童拥有的顽劣,游戏的天性,家庭的难堪,少年的烦恼,可能还有,还有一点对新朋友的好奇。


一年又一年的支教(夏令营)也许并不能如我所期待的那样给孩子们带去质的改变,但就算不能种下种子,浇上一点点的水,在炎热的夏天给孩子们撑上一把小小的伞,也便是足够了。这也许是我,为什么想要在又一年的夏天去到乡村,再去做一次支教(夏令营)的原因吧。


改变是在发生的,只是可能并不明显,但是必须得去相信,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团队一直陪伴的一个学生,今年考上了大学。从团队第一次到杨庄就一直陪伴着她,也可以说她一直陪伴着我们的每一届。她说以后会当一名老师,但不会选择回到家乡当老师,她说她最讨厌的就是一群人无所事事围在一起说着四处听来的闲话,一个不重视教育的地方,自然也不会尊重老师。听到这里,不知道该说对她说什么。




只有自己才能成为自己的勇士


今年作为是队长,与去年相比不再需要上课了,每天充当一下教导主任,管理一下调皮的学生,负责开关校门,吹上下课哨,对接学校和家长等等。琐事一堆,但有一有空闲的时间,依然喜欢到各个教室去旁听一下,美其名曰助教,有时候也会不小心就被老师的课所吸引,忘记吹下课哨;也会心痒难耐想要走上讲台去讲上一堂课……最好玩的是,每次在操场上有学生发现我掏手机看时间总会多看我一眼,看到我没有继续掏出口哨就继续安心地玩,也会有顽劣的孩子看见我口哨咬在嘴里了想过来抢,但是只要口哨声响起,也就只好老老实实回头往教室跑去,嘴里念叨着“李立是个大坏蛋!”。哇呜,被说成是坏人了,但为什么一点也不生气呢?


大概是传统的教育模式根植于内心——在家里从来不被允许玩游戏,不允许做不是“好学生”应该做的事,再加上作为队长,发现自己不再是一个能和小孩子们抱成一团的“老师”,也渐渐地没办法站在孩子的角度去看他们正在经历的一切了。


孩子们由于阅历年龄的原因,思考方式其实是同我们并不相同的,那么为什么我还要苛责孩子们的很多在我眼中看似不好的行为呢?我事后才回想起这个重要的东西,我似乎,站在我自认为的大人的视角苛责了几个调皮的孩子,请原谅我的一时错误吧。希望以后可以用平和的视角去看待孩子。


这一次暑期实践也发现,由于家庭环境的不同,造成的家庭对于教育的看法,教育方式的不同所导致的孩子的心理成长状态也是天差地别。


暑期项目开设在杨庄三祝希望小学,但是也有本来不在这里上学,在镇上,甚至在县城的老家在杨庄的孩子也会过来上课。而差异性就在每天上课下课的接触交流之间变得越来越明显了。其实是很让人难过的事情,最开始都是一无所知带着对这个世界无限的好奇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无论再怎样强调教育的公平性,不公平依然四处可见,孩子们是无知的,却被现实所制约,限制了向上的空间,并不是想表达不满,只是感到深深的无奈。


我们也许并不能给孩子们带去改变,这种差异的产生是家庭、是环境等各种原因造成的,但至少我们,我们这群人应该对他们保持平等的态度,孩子们是珠玉,珠玉的光芒也许并不容易会发掘到,但至少我们可以以平常心对待他们。平等对待,这个我认为是最好的方式。


我们不是他们的英雄,也不要当恶魔,因为在他们的世界中,只有自己才能成为自己的勇士。


回家已经十多天了,每天晚上都会下意识往窗外,望天空看去,但总被四川盆地令人绝望的阴云所遮挡住仰望星空的视线。我们队的对歌是《仰望星空》,我又想躺在那块大石板上,看着漫天的星星,然后孤独地,唱起了歌。


想学校的一切,想孩子们,想那座吊桥,想为了生活爬上的那个山坡,想那三间孩子们上课的教室,想那个总是乱糟糟,大家四处找东西的办公室,想那个操场,想那个大门,想漫山遍野的葵花,想那颗巨大的核桃树。


想杨庄孩子们,想小葵花们,想那里明亮的天空,趁着回忆还没有完全失真。


栉风沐雨,向阳花开,爱筑希望,梦启远航,前路加油。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云锦路500号2308室
邮编:200030
邮箱:hi@lingqing.org
电话:021-65672639(周一至周五 10:00-18:00)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