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校友会

为给积极参与公益活动的爱心志愿者创造沟通交流的平台,我们要秉承“非牺牲的公益精神”让参与者在付出的同时体会归属感和至高无上的荣誉感








  • 提 交
那是我这一年最美好最坚定的信仰
灵青故事

来源 | 滴水行动甘霖小分队

作者 | 冉怡颖(2018趣野夏令营志愿者)




要以什么样的文字开始这篇总结呢?要怎么样叙述才算是尽善尽美了呢?要用什么样的姿态才能好好告别这一年呢?


2017年9月23日,从噙着眼泪的上一届执委(队长,之后都以队长称呼)的手中接过滴水行动(2018趣野夏令营志愿者团队)的旗子的时候,那时我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其实还没有这么强烈,或者说我选择继续留任社团的目的并不单纯。


当志愿者的时候,我收获了很多,深深地感受到滴水行动作为一个利益关系单薄、愿景十分纯粹的社会组织有多么大的吸引力。我知道在这里,自己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选择留下,想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到哪里,想知道这个团队在我们6个人的带领下可以发展成什么样子。


关于夏令营


夏令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做夏令营?


在参与各种活动的过程中,让我对乡村教育的现状更加了解。老生常谈的是,现在的乡村缺的不是教学设备,有的村小的电子设备可能比县城里的还要好,那乡村缺什么?缺的其实是素质高、学问好的老师,不仅仅是质量,还有数量问题。


那大学生开展夏令营的目的是什么呢?(在我的观念里,夏令营和传统支教是绝对不可以划等号的,夏令营对于大学生和孩子们而言都是必须坚持的立场。)

是要带去外面的世界,开拓他们的眼界?但就曾经去过的项目点而言,那里的孩子们基本上都可以通过手机和电视接触外面的世界,相较于我小时候,他们了解外面世界的途径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狭隘和困难。


是简单地陪伴他们,让他们有一个自由的、快乐的假期?如果仅仅是这个目的,为什么我们还要花费近一年的时间去准备教案、一次次进行试讲、反复调整修改教案?做个大哥哥大姐姐一样陪他们玩就好了,而不用把自己武装成老师,站在三尺讲台上 “ 指点江山 ” 。


是通过游戏、绘本、艺术等各种形式去激发他们的潜能,让他们学会自由成长?这是我一直奉行的教学理念和行动意义,但是在实际行动中却发现要实现太困难。


当志愿者在授课中,一点点关于家乡的人文历史的故事融进课堂里,孩子们开始有意识地去了解他们家乡的事物时;当游戏中孩子们逐步建立起了规则意识时,打破了彼此的隔阂,性别意识逐渐减弱时;当孩子们拿到绘本,眼里放着光芒,小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阅读时;当孩子们愿意主动向志愿者倾吐他们存在的问题时;当他们学会为别人鼓掌,为自己错误的行为道歉时;当他们学会在给别人递剪刀时把锋利的那一头朝着自己时……


或许这微乎其微、万分之一的改变,也许就是夏令营的意义。


不能否定的是大学生在这个过程中的受益是比孩子们的大。因为大学生比孩子们的阅历更加丰富,在这其中他们扮演的是一个主导者的角色,更能发现问题并及时反思,而孩子们更多的是接受者,他们很少会对自己接受的东西有所反馈和思考。


此次夏令营也让我更加理解了青年实践活动或者说是公益活动对于青年成长的意义。队里的好几个志愿者都说自从他们参加了夏令营,在与团队的相处中,在与孩子们的沟通中,收获了很多东西,不论是性格上还是在与人相处、沟通上。


志愿者在真心温暖孩子们的同时也被孩子们的纯真和善良感动着、改变着。




思考的一些事


1.第一次成为13个人的队长,第一次在一个团队中扮演领导者的角色。这个过程中,我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关于队长和志愿者要不要走太近这个问题,夏令营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想。对比我的两次夏令营,第一次我的队长跟队员的关系并不亲密,队长给人的印象是严肃,甚至还有一些可怕,在这样的团队下,队员的执行力强,队员都很服从队长的命令,但团队氛围比较沉闷,队长的个人能力比较重要。第二次,我和我的队员关系亲密,给他们的印象是会议上严肃,但日常生活中很有亲和力。在这样融洽的团队氛围中,大家彼此相处特别轻松,但也存在队长说话缺少威信,队员不在意的现象。


虽然过程中自己也一直在寻找严肃和温柔的平衡点,但是依然觉得没有把握好,对他们的管理和要求太过轻松,不够严格,这也导致夏令营的效果有所影响。还有一个问题是自己在处理事情时,总喜欢亲历亲为,有时候就忽略对于社团成员能力的培养。


但是我自认为做的比较好的地方是,遇到什么问题,自己会很坦诚地去跟他们商量,问他们的意见,共同探讨事情的解决方法。队长不是万能的、十全十美的,也许在这样开放的环境下他们可以更有参与感,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


3.夏令营开始之前,队长一定要对夏令营自己要做的事,做到心中有数,最好有一个详细的工作计划。还要有明确的目的,就是希望这次夏令营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要进行及时地反思和总结,对于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要想办法去推进;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情绪管理,及时回望目标和初衷,保持良好的状态。夏令营开营之后,前期的安排要紧张一点,做事情都要先严先紧后松,这样的话团队会有一种紧张感,不会懈怠。


4.在与夏令营走访人员的交流中,自己也有一些收获好而思考:


①安全问题是夏令营顺利开展的重要基础,不止是参营学生的安全,还有队员的安全问题。针对这个问题可以在出发之前提前跟志愿者的家长进行沟通,获得他们的信任和支持,让他们安心,结束之后,跟家长反馈队员在夏令营期间的表现;


②要有决心、有毅力把一个项目点做长久,而不是打游击战的形式,一年换一个项目点。要想做到这一点,不仅要和校方保持密切交流,更需要取得学生和家长的信任支持;


③从过往的经验上看,可以尝试把传统支教和夏令营做一个有机结合。以去年的夏令营项目点为例,我们发现当地的传统教育观念浓厚,许多家长和学生都非常看重成绩,以至到夏令营后期有很多学生因为要做家庭作业,就会选择请假不来参加。基于这样的情况,可以尝试考虑让大班(主要是6年级的学生)的老师们在日常的课程中加入一些初中的语文、数学、英语知识,以便让他们在升入中学之后,可以在起点处拥有一些自信。当然这个涉及到大学生的专业性问题,但是是否可以做为一种尝试,去做一些看得见的改变。这其实也提醒着我们,在前期进行项目点调研的时候,要和校长多沟通当地孩子的情况,以及学校的教育的现状。




6.夏令营期间,在志愿者备课时,队长应该尽量参与,适当地给一些意见,而不仅仅是在听课之后给反馈。同时夏令营期间,队长要随时关注队员的状态,不止在日常的工作开展,也可以深入地去聊一些话题,拉近和队员之间的距离。


7.在夏令营的最后,团队复盘会议是非常必要的。通过活动的复盘可以让志愿者去发现和总结夏令营存在的问题,并想办法去解决。比如:我们想要加强社团老志愿者和新志愿者的联系,如果新志愿者和去年去的地方是同一个点,那老志愿者就可以给新志愿者传递经验。


8.关于夏令营结束要不要将联系方式留给孩子,其实没有标准答案。不留联系方式是害怕孩子对志愿者产生依赖心理,而志愿者并没有办法很好地处理应对,同时学生依赖感太强,也担心对下一届的活动志愿者有不好的影响。而考虑给孩子留下联系方式,是希望可以让孩子跟志愿者建立长期的联系,志愿者可以适时地在课业和心理上帮助他们。


就我自己的经验而言,更倾向的是如果志愿者可以承受住孩子对他们的依赖,还是可以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的。相信通过志愿者长期的联系和关注可能因此就帮助、改变一个孩子。


9.对于长期服务的项目点可以尝试每年做成不同的主题夏令营。比如说第一年做阅读主题,第二年做乡土文化主题等等,这样会更有针对性。如果有能力和有机会的话,甚至可以把在这个主题之上有研究有想法的当地乡贤邀请过来,请他们给孩子做分享。这样对于很多第一次参与夏令营的志愿者在准备资料的时候,负担也不会太重。


这两年里,我的目标在一步步发生转移,当志愿者的时候,更多的是为着孩子和自己;当队长的时候,就更多的是从志愿者成长出发;现在即将成为社团老人了,就想着怎么加强新老成员之间的联系,把滴水的家文化建设得更好,把项目点延续下去,产生更大的影响。


把两年的夏令营时间归结为这短短的4000字,纸短情长,言不尽意,愿可以为后人提供一些经验参考,甚至可以做到借鉴反思。


7月末8月初是我整个夏天最耀眼、最难忘的时光,甘霖小分队是我这一年最美好最坚定的信仰了。


再见,我的夏令营。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国霞路455号402室
邮编:200433
邮箱:hi@lingqing.org
电话:021-65672639(周一至周五 10:00-18:00)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