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校友会

为给积极参与公益活动的爱心志愿者创造沟通交流的平台,我们要秉承“非牺牲的公益精神”让参与者在付出的同时体会归属感和至高无上的荣誉感








  • 提 交
当我克服无数个惧怕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下去时,我想我在成长
灵青故事

来源 |兰州大学绿希行者

作者|吴娜(2018趣野夏令营志愿者)




回家后和母亲谈起夏令营的种种,言语间并未提及任何有关心情的词语,母亲却在听完讲述后得出结论:听起来,你们还挺快乐的。


是啊,和一群性格各异、专业不同、家乡不同却志同道合的伙伴在一起怎能不快乐?三五人围着锅揪面片,揪出来的面片形状各异,大家也不嫌弃,说笑间就吃个精光,亲眼见识过佛系调味法后大家竟也面不改色吃下去……小小的厨房承载了不少欢乐,我生平的第一次切菜、第一次揪面片、第一次拌凉菜统统贡献给了绿希行者(2018趣野夏令营团队)。


这些天的相处中,我观察所有人,试图给每个人下定义,却发现人类真是复杂的动物,绝不能妄图以定义框定。在这不太长久的相处时光中,各人脾性尚未掌握一二,不舍却早已悄悄种进心里。


坐在三十三楼高低床的上铺,从窗子里俯瞰城市的夜,高楼上的点点灯火多像离开前一晚内官营天幕上悬挂着的满天星子,一条马路延展开来,车子川流不息涌向一个方向,视力所及的最远处不见岔路口。若这“不见”即是“没有”,若那道路不分南北,是否此生,便可免了最黯然销魂的别离情。




欲成长,必承重


前后两次支教(夏令营)活动,我最大的感受便是“责任”二字。


去年在骆驼巷与一群东乡族的孩子朝夕相处,上“语言表达课”,第一次听到孩子们喊我“老师”时我心虚不已,怕自己的言行举止和知识储备辜负了这个称呼,孩子们亮晶晶的眼睛和一声声清脆的“老师”仿佛赋予了我一种使命感,令我怀有种种担忧:担心上不好课、担心自己无心说出的一句话错误的引导孩子们、担心自己太放大他们的所谓“不幸”……为了避免这所有的“担忧”,我尽力克服假期惯有的懒惰来给孩子们备课、注意克制自己的情绪保持平和。“责任”二字,可以督促人改变自己。


上一次只怕辜负孩子们,这一次做了负责人,更怕辜负朝夕相处的队友。


出营的第一天下着淅淅小雨,细雨织起一层薄雾笼罩在昆仑堂前,柳树在雾里朦朦胧胧的,煞是好看。换做平常,我定会对着雨帘发会儿呆感受天地间的静谧,但那天,我必须强拉回思绪做正事:到达学校后便要访谈校长,访谈提纲尚未定稿;包车司机可否保证安全需得看看驾照,到时如何交涉仍未想清楚;教案未打印,得去帮帮莲蓉的忙;总共三辆车,为保安全每辆车该安排哪几个人,一桩桩未解决之事盘桓在脑中,即使是良辰美景也无心赏了,便趁着等车将一件件事做完。待车走时,却又是一路提心吊胆:沿途尽是蜿蜒狭窄的盘山路,又下着雨,万一司机一不留神……心里怕东怕西,随时给白痴、熊他们发着消息,收到回音才稍稍心安,长到二十岁还从未这么挂心过一群人的安慰,真像是一瞬间进化成了“老妈子”。


每日去家访是一天中比较累的环节,需走很多路,还要在和家长交流时聚精会神,既耗费体力又耗费心力,我最担心我们辛苦家访后得到的成果荒废、或是访谈到大量无用的信息。当我一个人做事时不会这样踌躇,做不好一人做事一人当即可,可当我需为一个团队的调研负责时,我感受到无形的压力,我生怕自己带错了方向辜负了大家。


当我克服无数个惧怕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下去时,我想我在成长。




是那一道天真的暖


我知道自己的性格有着致命的缺陷,这缺陷往往在我与人深交时爆发横加阻碍,我一度不能接纳它,因着它,我极度厌恶自己,令我没想到的是,与孩子们相处的过程中,我慢慢地吸收养料,孩子们那天真的暖启发着我、治愈着我。


去年实践,我和孩子们接触更多。我看到他们身上的缺点:有的胆怯,想回答问题却不敢举手;有的懒惰,不肯自己动脑思考问题,指望志愿者告诉所有作业答案;有的性格急躁;还有一个女生是班长,却习惯用武力和怒喝使同学服从命令。


我在每个孩子的缺点中看到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就像是看到无数块不同时段的碎片一点一点随着时间的流逝进入我的身体,构成现在的我,我理解了现在的我从哪里来,便能追根溯源,找到那块构成我性格缺陷的碎片来自何时何事。我试图改正他们的缺点,用劝诫、用行动,深感不易,在“教育”他们的过程中,我第一次扮演“教导者”的角色,亲身的体验使我更理解我的父母、我的老师。


去年的最后一节课上,我带着孩子们坐成一个圈,请他们轮流说了自己的优缺点和自己左右两边同学的优点,之后向他们道歉,我知道我的课只能算得上差强人意。道歉时难过的快要哭出来,除了感伤离别,还因为自知自己课的质量配不上那一声声“老师”。善良的孩子们,他们仿佛感受到了我的难过,竟然出言宽慰我。


而今年的第二堂绘画课,主题是“我的家”,我请一个孩子描述他的家,由我在黑板上画简笔画以作示范,画房子时我将屋顶画成了常见的斜坡,孩子看到后说我画得不对,他家房子是平顶,对这反驳我不觉有什么,改便是了,可班上的其他孩子居然开始为我说话,说我画的对,不用修改,我想大概是这几个孩子见惯了平常威严的老师,想维护老师的面子,虽然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做,却也为这维护心头一暖。


小学门卫大叔的孙女儿平时跟着三年级上课,最后一天文艺汇演早早结束后,她一直在我们身边待着,我知道她舍不得我们,却又不懂怎么表达她的这份不舍,只好安静地待在我们身边,哪怕我们不理她。前一晚写卡片熬夜到三点,白天头痛欲裂,但卡片还有一份没写,便找了教室写,女孩安静的在我旁边画画,画了只狮子给我,又劝我回去休息,第二天走时莲蓉的手机落在床上,小女孩当时刚刚醒来,又发着烧,也是二话不说穿好衣服撕掉额头上的退烧贴跑去拿手机,这个小女孩,小小年纪便沉静如水,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乖巧和懂事,令人心疼,当我回家后看见我那嚣张跋扈的小弟小妹们,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她,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小女孩的天真却带着一丝沉重,连笑容都少一份张扬。




家访——生活不易


内官营镇是高原夏菜的种植基地,大路两旁种满了深绿、浅绿色的蔬菜,一片欣欣向荣之势,此前听说内官营镇村民靠种菜发家致富者大有人在,年均收入相当不错,深入访谈之后,才知道生活不易,看得见的鲜活明媚下是常被忽略的辛苦和无奈。


走进曲曲折折的乡间小路,路旁胡乱堆着芹菜、甘蓝,在阳光炙烤下发酵,原来对菜农来说种菜如赌博,亏本是常态,辛苦劳作种出来的菜卖不掉便只能扔掉,任由它们在路边腐烂。在变幻莫测、玄之又玄的市场价格波动之下,一般菜农犹如待宰羔羊,反应不及,运气好时收入好,运气不好时血本无归。


一位大爷羡慕着拿死工资的城里人,倾诉老农民的苦楚,倾诉着老板拉走了自己的菜却不给钱,大爷似是把我们误认成了大学生村官一类的人,翻来覆去重复着“你们要是能帮我把钱要回来我还感谢你们哩”,听来令人心酸——这心酸不是因为同情,而是因为大爷的难处我们根本无法帮助,霎时间有种欺骗大爷信任的愧疚感。


镇上民风淳朴,我们家访到的每一家都对我们极好,不但端茶奉水,还会切上西瓜,非常亲切。一次家访时家中只有奶奶,访谈完临走时奶奶执意要送我们一些菜,我们碍于纪律不肯收,奶奶亲自提着菜把我们送到校门口,还嘱咐她孙女把菜放到我们厨房再回家。这份亲切留在心里,永永远远。



一年又一年,行者脚步永不停歇


离开内官营镇中心小学的前一天晚上早早上床休息,大半夜却犹如受到感召,突然从床上翻起身来一言不发目不斜视,像梦游一般游荡到操场上,遇到白痴、莲蓉和熊从操场的另一头缓缓走来,三个人正讨论着绿希的未来。


夜风微凉,我走近加入讨论,我们交流着心中的担心、不舍和希冀。漫天繁星闪耀,忽而一颗星子发出极亮的光,闪烁后坠落,是流星啊。那一刻呆怔着,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许什么愿才好,待流星坠落后才回过神来,大喊“我要瘦到九十斤!”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如梦似幻。


虽然错过流星的愿望,却可在群星闪耀时许个愿:一愿绿希行者们岁岁年年常康健,二愿孩子们时时处处总开怀,三愿绿希秉承初衷,一届胜一届!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国霞路455号402室
邮编:200433
邮箱:hi@lingqing.org
电话:021-65672639(周一至周五 10:00-18:00)
关注我们: